枢木遥

一亩三分地,偷得浮生半日闲。

【转载】黄执中:你看得太少,卻又感嘆太早

Second Wing:

少爷一如既往的骄傲到骨子里呢!


重情重义,又把小朋友嘲讽了一番。



今早,有人從知乎上,轉了下面這篇長文給我。


看完,實在有些話想說。


不想聊這個微博,只想聊聊這個辯論圈。


我還是小辯手的時候,辯論圈的生態並不是現在這樣的。那時候大神辯手們雖然相互久仰,但是聯繫並不密切,那時候的辯論賽評委構成也比較豐富,一般都是教授評委為主。大概2012年開始,辯論圈發生了一些變化,那就是:大神抱團了。大概是從老僵屍成立的那天起,大神們開始從相互欣賞的辯友,成為了經常見面的朋友,並且在微博上頻頻互動,相互贊美。




在當時我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壞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那種感覺就像復仇者聯盟一樣的救世主一般。尤其是2013年的新國辯開幕,感覺這些大神用自己的力量重現了一個比老國辯或需要更偉大的比賽,當時真心覺得這些辯手能串聯真是太棒了。




但這兩年,我覺得一切都有些變了,尤其是這些大神們去了奇葩說後,他們開始變的越來越偶像化,他們發的微博越來越自我默認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們開始相互吹捧,只要有人攻擊其中一個,其他所有人都群起而攻之,不管這個人被攻擊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尤其在我看到少爺前幾天發的那條微博,說如果以後誰給顏如晶搗亂他就發動老僵屍一起讓「全圈都記得他們」,我感到了深深的失望。不知何時,這些老辯手已經形成了黨同伐異的思維,而且愛上了利用自己的話語權壓制不同的聲音。還記得曾經面對面和執中學長交流,他是多麼謙遜,但現在的他,還有他們,那些相互吹捧的微博都那麼面目可憎。這些微博不是在互捧就是在吹牛,或者一起護短。最近關於周馬的一系列知乎回答,就是最大的明證,他們眼裡已經沒有了是非。




突然之間,辯論圈好像沒有了分歧,可其實不是,辯論圈現在形成了意識形態,這些老辯手不再是鞠躬盡瘁的前輩,而一個個都變成了宗教中的神,而且不容置疑。我想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成了明星,在粉絲們的贊美和吹捧中中逐漸迷失了自我。




可是,我多想再看一眼,曾經的他們。


首先,先解答疑惑。




一、在微博上,我們有沒有相互吹捧?




  老實說,有。但那就像妳們任何一位女孩,貼張自拍,就會有一群朋友死命按讚並大呼「哇,腰好瘦」「怎麼又變漂亮了」「有溝必火」或「正妹妳是要迷死多少人」一樣⋯⋯在我認識的朋友中,當周帥開了一個有趣的腦洞,邱晨發了一篇痛快的文章,或正疆學長講了一段擦邊球似的普法觀點時,的確,我們都會互誇,並互轉。




  但老實說,朋友之間,真心欣賞(而在「不規則動詞」的運用下,您將之稱為吹捧)對方的見解與文章,並希望大家都來瞧瞧,錯在哪?




  而真正所謂的「吹捧」,乃是意味著我有篇文章,或某場比賽,其實水準很糟,但在馬薇薇或胡漸彪的大力推送與溢美下,得到了不該得到的名聲。




  來來來,告訴我,這種情況,在您眼中,發生過哪一次(我有打糟的比賽,可惜從未被吹捧過,可見少爺的朋友,往往都將品味看得比義氣重)?




  在我看來,圈內唯一被吹捧的,主要只有馬薇薇同學的自拍好媽!




二、我們是否遇到問題,便「群起而攻之」?




  關於這點,兩個例證,先說顏如晶那段。




  星辯舉辦期間,如晶和他那一群小夥伴們,有多辛苦,根本不能用筆墨形容⋯⋯而某些參賽者行為之不成熟,該有多欠揍,也根本不能用筆墨形容!




  初賽第一天,按照早訂下的規則,每支參賽隊伍,都必須自己派出一名評審。然在賽前,如晶為了體諒有些隊伍遠道而來,人手不足,才網開一面表示「如果真的實在實在湊不到評審,那麼⋯⋯好吧,大會可以派人代勞」。


  


  結果,一堆隊伍鑽這個空子,紛紛用各種理由,表示自己隊伍派不出人,拒絕出任裁判,使得主辦方整個人仰馬翻⋯⋯那天,如晶從凌晨一點開始,就被拉去支援錄影、支援評審、支援工委,一直忙到下午三點,再上場打那屬於她自己的,渴望許久的星辯賽。




  因為某些隊伍的自私,臨時加班了十四個小時,被剝奪了睡眠,剝奪了準備,剝奪了所有調適的機會⋯⋯再拖著崩潰的身軀,去跟自己最尊敬,最想一較高下的學長們打比賽。這是什麼心情?你聽了,又該有什麼心情?




  我的心情,是這樣:


 

  而在您眼中,這叫做:


  尤其在我看到少爺前幾天發的那條微博,說如果以後誰給顏如晶搗亂他就發動老僵屍一起讓「全圈都記得他們」,我感到了深深的失望。不知何時,這些老辯手已經形成了黨同伐異的思維,而且愛上了利用自己的話語權壓制不同的聲音。




  懂嗎?先不論您對我用詞的小小捏造與變更,光是您對我說話的理解方式,就已然很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如果對一件事,單方面地表示憤怒,就叫做「利用自己的話語權壓制不同的聲音」,那麼,您對我們單方面地「感到了深深的失望」,又該叫什麼(更何況,這恰恰證明了誰也沒壓制誰的聲音,不是嗎)?




  當然,您可能會解釋:「這些內情,我又不知道,所以不能怪我。」




  是的,您恐怕不知道。我不怪你。




  就像,關於周玄毅這件事,我猜,您也有很多內情不知道,對吧?




三、我們是否是非不分?




  您說,我們護短。




  但誰「短」?您知道嗎?真要告誹謗,誰在擔心惹上官司,您知道嗎?




  事發後,周帥為了怕傷人,始終選擇不發言,但私下,他一直在對朋友們交底。




  所有被質疑的事項,所有夫妻破裂的始末,所有不堪在好朋友面前揭露的隱私,他都寫成長文,附上人證物證,向我們一一交代清楚。




  這過程,極不體面,但他做了。




  因為,他不希望辜負朋友們對他的信任。




  因此,身為好友,我們所有人,從頭到尾,都守著沒去反駁或評價周帥的前一段婚姻。從頭到尾,就只有在斥責「沒憑沒據就說別人出軌」這種行為(以及,我個人諷刺過「周帥是渣男,故他的辯論實力也是浪得虛名」這件事)。




  您說,您看了周帥前妻的說法?




  對此,我只想說一句話:你們之中,有多少人,會覺得自己的前任男友(或女友),在分手後,對您的形容與解讀,是客觀且真實的?只聽一面之詞,你們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夠生還?能夠免於對方口中的「渣男」或「極品」?




四、我,是不是個謙遜的人?




  當然不是!




  從來,少爺我就是個極好勝,極自負,且極驕傲的人!




  而您眼中,那所謂的「謙遜」,其實,是客氣與教養⋯⋯我嘲笑人,但總是點到即止;我說話又慢又斯文,那是因為我怕小孩子腦子跟不上;我覺得有些誇讚不值得,所以常會搖搖手說不敢當。




  我驕傲到骨子裡,所以太多壞事我不屑做,太多頭銜我不屑掛,太多權力我不屑用,太多交情我不想加深⋯⋯但在許多人眼中,這,居然就叫謙遜?


  唉,傻孩子啊。




  這世界,人與人,你看得太少⋯⋯卻又感嘆太早。




  而在急著懷念「曾經的他們」之前,不如,先去看懂那眼前的世界吧。




评论
热度(19)
  1. 枢木遥Second Wing 转载了此文字

© 枢木遥 | Powered by LOFTER